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维权之路 > 版权 > 正文 字号:



美国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认为录音制品不存在专有的公开表演权

发布时间:2017/11/1 14:24:16  来源于:知产力 作者: Bruce  浏览:

原标题:40多年前的歌曲能否收取版权费?听听佛州最高法院的解释

当地时间周四(10月26日),美国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SupremeCourt of Florida)在美国摇滚乐队The Turtles成员Flo & Eddie与美国天狼星XM卫星广播(SiriusXM,下称“天狼星XM”)的版权纠纷中做出判决,认为该州从未承认过录音制品中存在专有的公开表演权。

TheTurtles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加州一个红极一时的摇滚乐队,曾出过多首入选美国Top 40的音乐作品,《Happy Together》是其传唱最广歌曲之一,对于国人来说,歌名也许有些陌生,但其高潮部分旋律相信许多人都听过。乐队1970年解散以后,主唱Kaylan和Volman长期作为客席乐师获得成功,被称为喜剧声乐黄金搭档“Flo & Eddie”。

天狼星XM卫星广播是美国的一家广播公司,成立于1990年,2008年由天狼星卫星广播与其竞争对手XM卫星广播合并而组建,目前提供三个卫星/在线广播电台服务。

自2013年下半年起,Flo & Eddie分别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和纽约州,代表1972年以前录音版权人对天狼星XM提起假定的集体诉讼,诉称天狼星XM在其卫星广播和在线广播服务中,未经许可播出The Turtles歌曲录音,并在其服务器和卫星上“备份”和“缓冲”了歌曲录音的副本。Flo & Eddie认为,天狼星XM播出The Turtles歌曲,对录音制品构成未经授权的公开表演行为,其备份和缓冲副本对录音制品构成未经授权的复制行为。

在美国,关于年代较为久远的录音制品能否获得版权保护的争论一直存在。因为美国国会早在选择将录音制品纳入美国《版权法》正文之时,便选择了联邦不优先于一州对1972年2月15日以前的录音制品给予版权保护。换言之,录音制品的权利人,无论其作品何时被播出,只要该录音录制于上述日期及其以后,则落入联邦版权保护的专属领域,否则是不能受到联邦版权保护的,权利人可以选择使用一州的法律来起诉。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没有发生过针对广播电台运营商、酒吧、餐馆、体育场等的类似法律诉讼,直至2013年Flo & Eddie针对天狼星XM在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和纽约州提起这一系列假定的集体诉讼。

2014年9月,Flo & Eddie成功说服加州和纽约州法官认定天狼星XM侵犯其公开表演权。就在Flo & Eddie在加州和纽约州品尝到胜利果实的同时,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代表索尼、华纳等唱片公司也加入了起诉天狼星XM的行列。2015年,天狼星XM与索尼、华纳等唱片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天狼星XM支付2.1亿美元作为和解费用。

2016年11月加州的案件审判前夕,天狼星XM还与以Flo & Eddie为代表的1972年以前歌曲权利人达成一桩价值高达9900万美元的复杂交易。然而,后一项和解内容允许上诉法院探讨1972年以前的录音制品的表演在不同的州的法律下是否真正受到保护。如果天狼星XM胜诉,天狼星XM所需支付的和解费用会因此得到一些折扣,并且在未来责任方面也能享受到一些放宽。

然而权利人的维权之路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2月,纽约州最高级别的法院纽约州上诉法院做出回应,称该州普通法并不保护公开表演权。天狼星XM随后在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获得了有利于自己的简易判决。

在管辖佛州的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对该问题做出陈述后,此番佛州的判决也遵循了纽约州的路线,与纽约州的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法官Charles Canady执笔的判决意见,详细探讨了立法进展和判例,最终得出结论认为,尽管Flo & Eddie做出了相反的申辩,但佛罗里达州从未承认过录音制品中的表演的普通法权利。所有7位法官均同意该意见。

“佛罗里达州普通法此前从未承认过录音制品的专有的公开表演权,”Canady法官代表意见一致的法院写道,“首次承认此权利,应当是立法部门的本职工作。”法院明确赞同了纽约州法院的理由,认为在普通法中认定一项新的公开表演权将“打乱稳定的预期”并影响“许多关键的竞争利益”。Canady强调:“Flo & Eddie本质上请求本院承认存在于1972年以前录音制品中的、一项不切实际的普通法权利,这项权利比以往承认的任何录音制品中的任何权利都要宽泛。”

据Flo & Eddie引证,佛州议员可能在通过佛罗里达法律(FloridaStatutes (1941))的543.02和543.03条款时,“明确废除”了唱片中的普通法权利,Flo & Eddie认为这显然证明佛罗里达本来承认公开表演的普通法权利。但据Canady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表演权本来就存在。即便确实存在,使Flo & Eddie重新拥有权利也是困难重重。“譬如,如果认定撤销前购买《HappyTogether》可以继续被在公众场合自由播放,而撤销后购买同一件录音制品则需要获得许可和许可费,可能会不合逻辑、难以实行,”他写道,“不过当然,佛罗里达州普通法从未承认过录音制品中专有的公开表演权。”

判决意见同时探讨了经由出版而被剥夺的问题。意见中提及一起案例,是1943年的一份判决,该案中一位名为Charles Hoffman的魔术师起诉了一位音乐人Maurice Glazer,称其有一场能让鸡尾酒等各种饮料从看似空空如也的烧杯里倾倒而出的魔术,而Glazer侵犯了这场魔术的表演权。这场魔术的表演可能受到保护,不过当时法官判决称,由于Hoffman已经在众多观众面前表演过其魔术手法,包括Glazer在内的任何公众成员都有权使用它。

“由此,Glazer v. Hoffman一案可能代表这样一种观点,即,对于那些未达到受联邦版权法涵盖门槛的‘戏剧作品’或‘智力成果’——例如Hoffman的魔术这样的情况,和1943年关于录音制品的情况——任何专有的公开表演权都在出版的那一刻即告失去。换言之,当唱片被商业性地销售出去时,公众就可以获得该录音的‘合法使用权’。简言之,Glazer案无论如何不能支持1972年以前录音制品里专有的公开表演权的存在。”

上一篇:阿里未经授权使用漫画作品一审判赔7.1万元
下一篇:万变不离其宗的版权

相关文章:

·暂无

最新资讯  

在线咨询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社会广场 更多>>

权利查询 更多>>